欢迎来到读后感!

一竿冷的读后感(精选多篇)

世界名著 时间:2020-06-04 10:22:14 读后感 多篇 精选 一竿冷

第一篇:《一竿冷》读后感

全以山的坚强和水的灵动的对比向人们展示出两种不同的处世风格和态度,褓抱与幻灭,安宁与动荡,避世与出世。这种两种截然不同的方式却是人世间不可避免的。山和水,理想和幻灭,这个千年的话题,在作者的笔下又有了新的诠释。

山是不屈的。他包容万物,给迷路和流浪的人以安定的住所;他沉默,在突如其来的山火中忍耐,只以将来的蓊郁森林作为应答。一种仁慈与低调,一种包容与矜默。生存还是毁灭,这不应是个问题。无论在何种情况下,“蝼蚁尚且偷生”,只要活着,就有希望。无论山火是否毁灭整座山林,只要还有一粒种,就能重造往日的蓊郁,重给万物以包容。去年是个不平凡的一年,突如其来的打击几乎毁灭了一切,亲人、珍爱、财富。但不屈的中国人还是站起来了。伤痛已化作泪水掩埋在曾经的废墟之中,骄傲的脸庞在每个人的笑容清晰可见。希望与幻灭,褓抱与矜默,只在一念之间。

而水是理智的。“水从来不眷恋过往,流动是它唯一的宿命”。背井离乡,一往无前。风景的沉溺只会消磨他的能量和斗志,过去的沉湎只会平添愁绪的苦恼和烦闷,只有一往无前乘风破浪才能达到成功的彼岸。背井离乡的付出倾注了理想的抱负,孤独的追寻是为了完成抱负的使命。

山和水,理想与幻灭,“一动一静,一实一虚”。一对矛盾的统一体,。“有多少繁荣的山,便有多少幻灭之海”。而我们所能做的,只能是“像一位仁者在希望与幻灭共生的人世上闭目养神”,以理想为翼,在幻灭中飞翔。

第一次看到哲理性散可以写得如此随性如此诗意。一气呵成,飘逸自然。所用喻体直接明了又富有诗意与哲理。而所谓的典故也并非照搬于,略加展现的意境便已转变成自己的字。“两岸桃李,是挥泪的宫女”,“是哪一个参访河山的古人,在踏破芒鞋之后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

而全的“山”“水”看似截然相反的两面,作者也完全能将其统一于身处人世追寻与无奈之中。

全以《江雪》开篇,又以其意境结尾,更妙的是蓑笠翁“走入山林,劈枝削叶”,“朝无垠的江面面,抛出不丝之竿”独钓寒江又回应了山与水的对话,“用山的管弦问候水的歌喉”将矛盾统一起来。

作为一篇哲思性的章,它完全深刻地反映出了理想与幻灭的碰撞。

作为一篇散,形散神不散的精髓和唯美的字也成功地表达出全的主旨。

(请你收藏,请便下次访问w.haod.com)

实是美哉,妙哉。

第二篇:《一竿冷》

《一竿冷》

— 简桢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我常想,山比水更深奥吗?抑或水比山更辽阔?

是哪一个参访河山的古人,在踏破芒鞋之后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成了古往今来登临山水者的箴言。

山之仁,在于容纳参天古木,亦褓抱了任何一株愿意驻足的小草。既允许夜半狼嚎,空穴虎啸,又愿意开放枝叶,招待流浪的嘶蝉、迷路的啼鸟。山愿意合抱,让雨水注成湖泊,也愿意裂身,让瀑布发声。山裸露在天空之下,任凭雷劈雨打;也忍住干旱季节不知从何而来的火燎。山仍然沉默,像一位仁者在希望与幻灭共生的人世上闭目养神。

水的流动多么像智慧之路。水从来不眷恋过往,流动是它唯一的宿命。水或回旋于礁石间,思索如何绕身而过,轻轻地扬弃了河道上的顽石,既不争辩,也毋庸和解,只派一匹青苔教导它们水的含义。至于飘落在水面的柳絮花片,水愿意负载它们,做它们的足,却在流程里教会它们,凡是离乡背井追寻更宽阔天地者必须永远是个孤独者。水不曾允许它们在河面上发芽,遂在途中,慷慨地收留它们腐朽的体肤。就连天光云影,也无法沉淀为水的四肢,智者不宜耽溺,不宜收藏过多的身外之物。水草不断招摇,鱼群愿意繁殖以丰富水的仓廪,但水哉水哉,流动是唯一的命运,纯粹的命运。

水比山深谙随势应变的道理,烈雨只会丰沛它的力量,至于火,从来没有一场火在水面上进行。水只是它自己,千江与万川同一道宿命,朝着真理的海洋奔赴,为了呼应更辽阔的海洋的召唤,为了寻求更深沉的智慧。

雨岸桃李,是挥泪的宫女;那河腹的游鱼,只是一群企图牵住水袖的童子,水回答它们,这一别就是永远了。

山与水的对话,回响在天地之间,当山以洪钟形的绿意招呼,水回应以短笛。像两位久未谋面却又不曾相忘的故友,一路循声对答。

“为何你总是赶路,难道万顷田地不值得你献身?一塘鱼肥不值得你孕育?你口口声声要与海洋汇合,如果千江万川不汇聚为海,这世上的生灵岂不拥有更宽广的土地,锄出他们的家园,种植他们的米粟?”山问。

“我岂能成全短暂的荣华?如果千江万川耽溺于小小的宅舍,在草树鱼粮之中慢慢耗尽血脉,谁来成全沧海?谁显示给生灵?这繁花茂林的土地上有一片无法征服的海洋,像手中的繁华之钥无法开启永生的玻璃门。我多么希望微笑永远停留在子民脸上,但我更愿意海洋启示他们关于不可捉摸、无法猜测的生之奥秘。幻灭是唯一能洗尽他们脸上的油脂,教他们做一个谦卑的人,做一个缄默的人!”水答。

“那么,我是你的反面了。生之短暂是你我都知道的,我担忧狂啸的浪头席卷一切,把短暂生辰里仅有的欢乐吞没。是故,我愿意永远固守在此,至少这世上有一座高山是狂涛追赶不到的,他们可以携带妻儿到我的怀抱里躲避,我预先准备柴薪与蔬果,让他们取火升烟。所有受苦的人看到烟,可以前来分食。如果,你执意以死亡惊吓他们,我亦执意张起绿阴,让他们在此成家、繁衍,以生命连接生命,以人造人,永远抵御你的偷袭!”

“你岂能抵挡无垠之海?如果再有一群愚公,愿意子子孙孙荷锄移山,拿你来填平海洋。就算你镇住了海,而你原来的位置也变成了海。这世上,有多少繁荣的山,便有多少幻灭之海;有多少生之贪爱,便有多少死之恐惧。你我岂是为敌的,我们一动一静,一虚一实,无非为了等待一个真正认识我们的人。他站在你的巅峰吟诵水的歌谣,他坐在我的河畔,默读山的倒影。他能自你的多情中谛听我,从我的无情里注释你啊!”

山仍然盘坐,为了褓抱;水仍然奔赴,为了幻灭。仁者以身为泥,种植希望;智者只是冷冷地观照。当死亡袭击生灵,肉身还给山,而眸底的眼泪属于水。

山水的对话在冰封的寒冬里沉默了。却有一名蓑衣戴笠老人,走入山林,劈枝削叶,抖落一树雪花。他削成钓竿,以竿为杖,踏着银白的雪径直来到江畔。江面浮着薄冰,仿佛一江冻结的语言。

钓叟朝无垠的江面,抛出不丝之竿,在冥冥的冰雪地,在生与死都无话可说的时刻,他只为了问安,用山的管弦问候水的歌喉。

第三篇:(最受学生喜爱的哲理美)青春的记忆_一竿冷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我常想,山比水更深奥吗?抑或水比山更辽阔?

是那一个参访河山的古人,在他踏破芒鞋之后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成了古往今来,登临山水的箴言。

山之仁,在于容纳参天古木,亦褓抱了任何一株愿意驻足的小草。既允许夜半狼嚎、空穴虎啸,又愿意开放枝叶,招待流浪的蝉嘶、迷路的啼鸟。山愿意合抱,让雨水注成湖泊,也愿意裂身,让瀑布发声。山裸露在天空之下,任凭雷劈风打;也忍住干旱季节不知从何而来的火燎。山仍然沉默,像一位仁者在人世上闭目养神。

水的流动多么像智慧之路。水从来不眷恋过往,流动是它唯一的宿命。水或回旋于礁石之间,思索如何绕身而过,轻轻地绕过道路上的顽石,既不争辩,也毋庸和解,只派一匹青苔教导它们水的含义。至于飘落在水面的柳絮花片,水愿意负载它们,做它们的足,却在流程中教会它们,凡是离乡背井追寻宽阔天地者必须永远是个孤独者。水不曾允许它们在河面上发芽,遂在中途,慷慨地收留它们腐朽的体肤。就连天光云影,也无法沉淀为水的四肢,智者不宜耽溺,不宜收藏过多的身外之物。水草不断招摇,鱼群愿意繁殖以丰富水的仓廪,但水哉水哉,流动是唯一的命运,纯粹的命运。

水比山深谙随势应变的道理,烈雨只会丰沛它的力量,至于火,从来没有一场火在水面上进行。水只是它自己,千江与万川同一道宿命,朝着真理的海洋奔赴,为了呼应更辽阔的海洋的召唤,为了寻求更深沉的智慧。

雨岸桃李,是挥泪的宫女;那河腹的游鱼只是一群企图牵住水袖的童子,水回答它们,这一别就是永远了。

山与水的对话,回响在天地之间。当山以洪钟形的绿意招呼,水回应以短笛。像两位久未谋面却又不曾相忘的朋友,一路寻声对答。

“为何你总是赶路,难道万顷田地不值得你献身?一塘鱼肥不值得你孕育?你口口声声要与海洋会合,如果千江万川不汇聚为海,这世上的生灵岂不拥有更宽广的土地,锄出他们的家园,种植他们的米粟?”山问。

“我岂能成全短暂的荣华?如果千江万川耽溺于小小的宅舍,在草树鱼粮之中慢慢耗尽血脉,谁来成全沧海?谁显示给生灵,这繁华茂林的土地上有一片无法征服的海洋,像手中的繁华之钥无法开启永生的玻璃门。我多么希望微笑永远停留在子民脸上,但我更愿意海洋启示他们关于不可捉摸、无法猜测的生之奥秘。幻灭是唯一能洗尽他们脸上的油脂,教他们做一个谦卑的人,做一个缄默的人!”水答。

“那么我是你的反面了,生之短暂是你我都知道的,我担忧狂啸的浪头席卷一切,把短暂生辰里仅有的欢笑吞没。是故,我愿意永远固守在此,至少这世上还有一座高山是狂涛追

赶不到的,他们可以携带妻儿到我的怀抱里躲避,我预先准备柴薪与蔬果,让他们取火升烟,所有受苦的人看到烟,可以前来分食。如果,你执意以死亡惊吓他们,我亦执意张起绿荫,让他们在此成家、繁衍,以生命连接生命,以人造人,永远抵御你的偷袭!”

“你岂能抵挡无垠之大海?如果再有一群愚公,愿意子子孙孙荷锄移山,拿你来填平海洋。就算你镇住了海,而你原来的位置也变成了海。这世上,有多少繁华的山,便有多少幻灭之海;有多少生之贪爱,便有多少死之恐惧。你我皆是为敌的,我们一动一静,一实一虚,无非为了等待一个真正认识我们的人。他站在你的巅峰,吟诵水的歌谣,他坐在我的河畔,默读山的倒影。他能自你的多情中谛听我,从我的无情里注释你呀!”

山仍然盘坐,为了褓抱;水仍然奔赴,为了幻灭。仁者以身为泥,种植希望;智者只是冷冷地观照。当死亡袭击生灵,肉身还给山,而眸底的人泪属于水。

山水的对话在冰封的寒冬里沉默了。却有一名蓑衣戴笠老人,走入山林,劈枝削竹,抖落一树雪花。他削成钓竿,以竿为杖,踏着银白的雪径直来到江畔。江面浮着薄冰,仿佛一江冻结的语言。

钓叟朝无垠的江面,抛出不丝之竿,在冥冥的冰雪地,在生与死都无话可说的时刻,他只为了问安,用山的管弦问候水的歌喉。

第四篇:《冷知识》读后感

《冷知识》读后感

这几天,我读了一本书,名字叫《世界上最奇的冷知识》。我太喜欢这本书了,因为书里介绍了许多有趣的知识,比如水也有记忆;动物中也有天才;石油能种植出来,还有许多纠正人类错误认识的知识,如世界上最早的袜子出现在中国;落水后抓住木头不一定能得救;乌鸦是鸟类中最聪明的鸟。

其中,我最感兴趣的就是乌鸦是鸟类中最聪明的鸟,里面写道:乌鸦并不是厄运和死亡的代言人,乌鸦之所以能预知死亡,那是因为久病垂危的病人临终前新陈代谢已发生严重障碍,部分细胞组织已开始变性分解,其发出的气味就会吸引喜食腐败尸体的乌鸦。

在日本一所大学附近的十字路口,经常有乌鸦等待红灯的闪亮,红灯亮时,乌鸦飞到地面上把胡桃放到等待通行的车轮底下,等指示灯变成绿灯时,车轮滚过把胡桃碾碎,红灯再次亮起时,乌鸦们赶紧飞到地面上美餐一顿,你说,乌鸦是不是非常聪明。

读完这本书,我不禁感慨:大自然中奇妙的知识可真多啊!

青园街小学四年级:天添

第五篇:关于冷的章

关于冷的章

珠海的冷,是一种我只要比一般人多穿2件衣服就抵抗得住的冷。而在老家,不是。这次回老公的老家探亲,深有体会。我甚至把所有能穿上的衣服都穿上了(毛衣,皮衣、风衣、羽绒长袄),但人由里到外还是冷的,手脚24小时都像一块冰,晚上躺在床上,伸手一摸,连大腿也是凉的,某人却一直不屑地一点也不冷,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呀。爷爷家里就一个小小的取暖器,而且上有老下有小得让着他们,自然就轮不上我了。撑了10天,我终于回来了。想着每次冬天回母亲那,去之前我都想着回去了要帮她多干点着干点那,可是一到火炉边坐下就难得再走开了。

我儿时那些关于寒冷的记忆一一浮现的脑海:

小时候,最怕是下大雪,因为只要老天一下大雪,我家里就下小雪,而母亲,总是一边清扫家里的雪,一边抱怨我父亲不能提供一间不漏雪的房子给家人,父亲不帮忙,自个人一旁生闷气,而我和哥哥则懂事地帮她扫着扫那,蚊帐上、柜子上、桌子上、灶台上、地上……都是白白的一层雪。

我天生比一般人都怕冷,一到冬天,手啊脚啊耳朵呀脸呀,都肿得像包子,生满冻疮。在家就守着火炉不舍得走开,我的懒劲大约是那种冷给造就出来的,大概就是一到冬天就不干活了,干起来也笨手笨脚,极不利落。还记得某个寒冷的早自习时间,某数学老师含沙射影地说我“有些人啊,到了春天,还戴着手套……”

初中,住校。鞋子就一双穿一周,下雪天一踩或者是一活动,鞋垫呀袜子之类的就湿了。某位家离学校近的男同学有一天主动提出来把我的鞋垫带回家烤干给我,我欣然同意,就这样,那个冬天,我都能用上干的鞋垫。现在想来,真心感谢他,天天揣着我的臭鞋垫回家烤,后来我们毕业了就再也没联系了,在此祝福他幸福。

有一年冬天,我的双脚都冻破了,全是脓血,根本连鞋子也穿不了,走不了路。请了一段时间假,没去上学。母亲用一大块棉花帮我包住脚,我就坐在家门口傻傻地看那些过往的人。

妈妈每到冬天也是手脚冻裂,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连润肤霜之类的不管用还是怎么了,记得家里也有铁盒的百雀铃,还有蛤蜊油之类的。她还经常用手上那些裂开的口子吓唬我们小孩,说张开了大嘴巴要吃人,还用那粗糙的手来帮我们挠痒痒。现在想来,当时她也不过30多岁,也该是一位美人啊。

长大了,爱美了,愈发不喜欢自己一到冬天就不堪入目的手脚,我决定,我一定要到一个温暖的地方去,于是,我来了,珠海。

本文来源:http://www.dvaliu.com/show-104-1454-1.html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