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读后感!

《诗经》读书笔记(精选多篇)

诗歌戏曲观后感 时间:2020-06-04 10:22:57 诗经 多篇 读书笔记 精选

第一篇:《诗经》读书笔记

这几天忙得鸡飞狗跳,焦头烂额地应付着白天满满的安排。但每到夜阑人静的时候,凝眸窗外明亮的灯火,紧绷了一天的神经在渐浓的夜意里归于放松。一本《诗经》,一杯清茶,这个夜,就这么地染上了淡淡的书卷气。

关关雎鸠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逑。”千百年前那位伫立苦思,望穿秋水的男子的形象,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他在河畔痛苦而又心醉地守望。“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她采摘荇菜时的倩影,伴着还未消散的雾气中一对对雎鸠快乐地啼叫,朦胧了男子乌黑的眼眸。

作为《诗经》的开篇之作,《关雎》代表的是一种已经被遗忘在了历史的拐角处,被掩埋在现代人追求浮华的灵魂深处的纯粹。当我读到这首小诗时,怦然心跳的感觉是那么地清晰,仿佛自己便是那位顾盼东西的守望者。我想,这应该就是这首小诗之所以能够如藤如蔓,萦绕在读者心中的美丽所在。一字一句,简短易懂且朗朗上口,即使是我这般年纪的也能诵读得抑扬顿挫。可是,这简单的字句之后,却隐伏着一种令我半懂不懂的绵长思绪,恍惚间由书页间逸散而出,潜入我的衣袖之间,再也排遣不开。

反观如今从荧幕到现实,层出不穷的“多边形恋情”,红男绿女开口闭口的“我爱你”,还有车载斗量的花言巧语,满山满谷的欺诈谎言,再到市面上“剧情不够,爱情来凑”的所谓“新潮”小说……我在这个“爱情自由”之声响彻天外的社会里,竭力想要紧握住那种纯粹的相思最后的幻影,可惜却之觉得满眼灯红酒绿,内心却茫然若失。

“《关雎》乐而不淫,哀而不伤。”曾经修订过诗经的孔老夫子如是说。那是一种如玉一般的美,色若羊脂,如切如搓,如琢如磨。

我想我已经找到梦境中声声鸠鸣的源头了。

生死契阔

西周后期,自王室东迁以来,周朝天子便失去了对诸侯的感召力与控制力。本来就不十分稳固的和平局面一下子便土崩瓦解。各地群雄逐鹿,争相割据称王,大大小小的诸侯国之间存在的只是狼与狼之间的关系,各国之间以强凌弱,以众暴寡。战争,使千千万万的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而那些幕后的操纵者们,则正用无数年轻战士们的鲜血作祭品,供奉着自己日益膨胀的野心。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击鼓》正是一位远征将士悲怆的天问。

“从孙子仲,平陈与宋。不我以归,忧心有仲。”战士在将军的带领下征战南北,一个鲜活的生命,成了统治者手中的一枚小小棋子。在这场无休无止的战争之中,战士凝望着天空向着他的故土飞去的一行大雁,瞪圆了怒目。

“爰居其处,爰丧其马,于以求之,余林之下。”眼见得征战太久的将士们个个苦苦思归,军心涣散,一路上疲于奔命,连战马也丢了,军纪松散,直如逃命。但战火还在蔓延,军队还在征尘中前行,统治者丝毫就没有考虑过士兵们的心情——毕竟,棋子是不应该有太多情感的。

战士在漫漫征途上,无力地前行着,他的心却痛苦地皱成一团。还记得,在他出发之前,他的妻子为他送行的场景——故乡的土壤泛着一种芳香的青草味,于风中梳理着长发的杨柳还刚刚展开嫩绿的新叶。二人心知这次出征吉凶难卜,但他却以战事将会很快结束为由,故做轻松,宽慰已经心如乱麻的妻子。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刻,远方,集合的号角似乎已经吹响。他牵过妻子的手,一双还未起老茧的白皙的手,“与子成说”,郑重地立下山盟海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答应就这么牵着她的手,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

一阵风沙吹来,敲打着战士铮铮的铁甲。他骤然从回忆堕入现实,心中不由得无明火起:“于嗟阔兮,不我活兮。于嗟洵兮,不我信兮。”唉,那柳阴下的誓言里说的是自己很快就可以和心爱的人聚首。那知,这场看不到尽头的战争是不会让我活着回去的,统治者让我长期服役,一点信用也不讲!

——我们这些后人往往觉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一句多么美的誓言。可惜,不知又有几个人知晓这句浪漫的誓言之后,有着一颗怎样归思如焚,怎样悲怆苦痛的心。

见鸳鸯独活于世

当诸侯们为了权利而打得昏天黑地、尸横遍野的时候,神州大地却浸泡在了血与泪之中。《葛生》一诗就是描写的一位战死者的妻子凄婉地悲歌。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青青的葛藤啊!从这大地的怀抱之中生出,覆盖在荆条之上;蔓生的蔹啊!生长在这荒野上,覆盖在这一片空旷的土地上。他们互相缠绕,互相搀扶,多像夫妇之间的相依相伴。而现在,你已经离开了这个人世。“予美亡此,谁与独处?”你在那个冰冷的坟墓之中孤单地躺着,难道不觉得孤单吗?语气柔软处,仿佛在深夜之中,于丈夫亡魂之侧耳语。这种口吻,若是对生人诉说,或许应该归为一种惦记;而在百年前那个凄迷的夜里回荡,却又是那样一份痴情,是那么的凄美,又是那么的悲凉。

“夏之日,东之夜。百岁之后,归于其居。”既然人鬼殊途,鸳鸯独存,她也便不对生活抱有什么希望了。她活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希望,就是百年之后,能与自己的丈夫同居一穴,就这么终了一生。

可惜,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不知道今后还要熬过多少个日日夜夜呢。

忽然之间,一句苏轼悼亡妻的词涌上了我的心头:“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第二篇:《诗经》读书笔记

《诗经》读书笔记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晞。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秦风·蒹葭》

秦川咫尺,宛然有三山云气,竹影仙风。

蒹葭,芦苇也,离爱情最近的草,比玫瑰平易,却更繁琐。飘零之物,随风而荡,却止于其根,若飘若止,若有若无。思绪无限,恍惚飘摇,而牵挂于根。根者,情也。

相思之所谓者,望之而不可即,见之而不可求;虽辛劳而求之,终不可得也。于是幽幽情思,漾漾于字之间。

野旷玄远的古老时代,那条清澈见底的汉水湖畔旁,我们的远古祖先尽情的在芦苇旁边哼着自己嘴中的小曲,在华夏明的边缘绝唱:

河畔芦苇碧色苍苍,深秋白露凝结成霜。

我那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方。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而又漫长。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的中央。

河畔芦苇一片茂盛,清晨露水尚未晒干。

我那魂牵梦绕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边。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坎坷艰险难攀。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沙洲中间。

河畔芦苇更为繁茂,清晨白露依然逗留。

我那苦苦追求的人,就在河水对岸一头。

逆流而上去追寻她,道路险阻迂回难走。

顺流而下寻寻觅觅,仿佛就在水中沙洲。

一切都宛若开天辟地期间的原生时代。一排深青色的芦苇,一条干净见底的河流,一位拥有倾国倾城容颜的绝世佳人。远离了物欲横流的蜗角虚名蝇营狗苟,彷如世外桃源,恍惚迷离,眼前的事物始终可望而不可即。

没有礼教道德的束缚,也没有法统专制的管约,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副淳朴憨厚的原始气息。秦于华夏边缘,唱响了中华明边缘的绝唱。

欲接近而不可得的某种东西才是最美的。这首诗,写爱情,到了某种极致。诗三百中,论意境,无可出其右。如断弦之音,铿锵而悠长。吾尝闻弦歌,弦止而余音不散;今读《蒹葭》,止而余情不止。

淡雅的江南水乡灰色调,勾勒出一副余音旋绕的水墨古画。尽管在那时江南小镇还未出现,长江流域还未开发。此时中华明的中心聚集在黄河流域,三川之地。而当时这个弱小部落是被压缩在函谷关之内的盐碱地上生存的。可是后来,这个曾牧猎于东海之滨的东夷民族,亡国殷商弃民颠沛流离西迁、出于戎狄之间的马背部落,在漫长的岁月中,筚路蓝缕开山启林,艰难的在戎狄海洋中杀伐出一片安身立命之地,维系着华夏与蛮夷间脆弱的防线;最终挥师东出函谷关,踏平了山东六国,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秦。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中女子之美,远在男子之上。不得不承认这是那男人用自己的才情和思念喂哺出来的。芦苇随风轻轻跌落,爱情翻滚如雪涌,最终却成为了绝望的宿命。连同登彼岸的资格也不获取。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也有人认为,这首诗是寻访贤人之说。真相并不重要,关键在于传达出的情感。寻找事业和寻找爱情的道路一样艰难困苦,途中必是渺茫忙碌怪石嶙峋。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无论是对爱情的追求还是对理想的渴望,这一切也许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作为我们最早的诗歌总集,就是这样在迷茫的生活琐碎中应运而生的。作为“五经”中最具影响力的奠基经典,中华明史上最早的一部现实主义体裁诗歌总集,诗三百篇使赋比兴告别了原始狂热成为了纯粹手法,为我国诗歌的朦胧美奠定了基石,开启了华夏诗歌意境深远新的篇章。

正如《思无邪》所说,用诗的清雅去寻找,用经的沈邃去看待,诗三百篇,大体是前生无邪的记忆。

第三篇:诗经读书笔记

《诗经》读书笔记

春秋战国时期,旧的社会体系行将瓦解,新的社会秩序尚在探索中,时人惊呼:周疲敝,礼崩乐坏。在这个有序、无序不断转换的历史时期,思想界空前活跃,化极度繁荣。可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也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基础之上,中国各地涌现了各种民间民谣,后经孔子圣人之手点滴积累修整,终成《诗经》——我国第一部一诗歌典籍。

它汇集了从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500多年间的诗歌305篇。具有高度的艺术成就,是我国诗歌发展的源泉,在中国古代诗歌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的诗分为风、雅、颂三部分,堪称中国古代学精粹。诗经的风格朴实自然,真实地反映了现实生活并真率的表达思想感情,具有较强的现实主义风格。其中多处运用赋、比、兴的手法。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诗经给人的感受,就像是一汪清泉,清澈见底,毫无杂质。我们只有静下心来慢慢品,才能够真正的体会到它所要表达的思想。

读诗经可发现,它的题材多出自这三个方面,分别是描绘爱情与婚姻的诗,这类在诗经中居多,具有浓郁的抒情色彩,同时也是艺术价值最高的部分。其次是鞭挞社会黑暗现实、反映劳动人民生活场景的诗,这类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重要的历史价值。最后一类是有关上古神话传说、英雄事迹的诗,它成为了我们了解上古社会的珍贵资料。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逑。”孩提时代的我们就开始诵念这些朗朗上口的诗歌,虽不知其诗经本源,但是对于诗经也多少有所涉猎。诗经对我们的影响是深刻的。根深蒂固于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千百年来,诗经的光彩依旧靓丽夺目。其至高至极的地位从未随时间的迁徙而有所变更。

除此之外,诗经的学造诣亦是极为玄妙。我们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明慧睿智。读诗经更能让我们明智。诗经在内容上主要包括名言、要义和故事三部分。其中 各种名言“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等亦辞曼妙,意境邃远都是历来所被称颂的佳句。其中不得不提的是有些词句比如“窈窕淑女”“投桃报李”等等不仅被历代献所引用,而且至今仍为人所熟悉,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名言”,同时也说明这些诗句具有强大的生命力。

自古以来,有许许多多的圣人贤者将诗经奉为堪史要典,诗经带给我们的,并不仅仅单纯是优柔的词句,或唯美或悲凉的爱情抑或生活故事。而是具有更深层次的化意义。它所表达的古典浪漫现实主义情怀是基于现实历史背景之下,透过诗经这层薄纱我们不仅能发现当时社会背景条件下人民的生活现状,更能感受到化的发展与变迁,社会化氛围人民群众思想等历史线索。诗经不同于史书的是它从另一个方面向我们充分展示了春秋到战国年代的社会面貌。它用简短朴实的语言,熟练的表达技巧,为我们描绘了一副古代史实长卷。这亦是诗经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吧。

在现如今化泛滥的年代,各类化层出不穷,面对这样一个化大浪潮,对于中华璀璨化蕴含的挖掘与学习更我紧迫。读史使人明智,读诗经使人明智又明理,它教给我们的是中国古代的整个化大背景,小小的一本书承载的是无数深厚化哲理,诗经不愧为中国第一诗歌典籍!

第四篇:关于诗经的读书报告

关于诗经的读书报告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诗经开篇第一首国风周南关雎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是耳熟能详,开口道来,诗经是一本民歌集子,上到士大夫,下到市井之徒都是《诗经》的作者。诗经的每一首诗都像一首动听的歌,讲诉着一个个深情的故事。《诗经》全面地展示了中国周代时期的社会生活,真实地反映了中国奴隶社会从兴盛到衰败时期的历史面貌。其中有些诗,如《大雅》中的《生民》、《公刘 》、《绵》、《皇矣》、《大明》等,记载了后稷降生到武王伐纣,是周部族起源、发展和立国的历史叙事诗。现代很多小说也都以诗经为题材来展开故事。诗经是飘在天籁的声音,让我们的心灵得到洗涤。从地域上看,《诗经》基本上囊括了当时中国所有的开化之地。诗经基本上能反映当时社会中人的生活风貌,人的原始状态。诗经围之广影响之大是任何诗作都无法相媲美的。诗经这条河流绵延两千年,滋润了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儿女。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到了战国时期,被儒家认可而列入“六经”。至汉武帝年代,正式被官方尊为古诗创作的“法典”,而具有了很高的权威性。《诗经》共有311篇,其中6篇只有题目没有内容。故,实有305篇。收入自西周初期至春秋中叶约五百年间的诗歌。最初称《诗》,汉代儒者奉为经典,乃称《诗经》。《诗经》经者,经纬也。《诗经》便是诗的经纬。语言的立法体系有两条,一是诗,一是史。诗的语言是高度感性的,史的语言是高度理性的。他开创了我国古代诗歌创作的现实主义的优秀传统。诗经“六义”指的是 风、雅、颂、赋、比、兴,前三个说的是内容,后三个说的是手法。《诗经》分为《风》、《雅》、《颂》三部分。《风》包括《周南》、《召南》、《邶风》、《鄘风》、《卫风》、《王风》、《郑风》、《齐风》、《魏风》、《唐风》、《秦风》、《陈风》、《桧风》、《曹风》、《豳风》,共十五《国风》,“风”就是各地方的乐调,“国风”即各地区土乐的意思。如《秦风》就是指陕西调,《郑风》是指河南调。《国风》中大部分是民间歌谣。这些歌谣具有很强的现实主义精神,从不同的侧面真实而深刻地反映了周代奴隶制社会,表达了劳动者的感情,是《诗经》的主要精华所在。《雅》包括《大雅》三十一篇,《小雅》七十

四篇。“雅”就是正统的乐调。《雅》中民歌只占一少部分,大部分是奴隶主贵族的作品。其中的祭祀诗、宴饮诗和祝颂诗,充满了贵族生活的情调。也有一些是讽刺诗、农事诗、史诗和民间的怨歌、情歌和恋歌。《颂》包括《周颂》三十一篇,《商颂》五篇,《鲁颂》四篇。“颂”是把用于宗庙祭祀的乐调。这些诗篇,就其原来性质而言,是歌曲的歌词。《嵩》分为三部分。《周颂》:主要是西周王朝歌颂其最高统治者治武功的诗。《商颂》:通常认为是商朝天子的祭诗,也有人认为是歌颂宋襄公伐楚的功绩。《鲁颂》:主要是歌颂鲁禧公伐楚的功绩。《墨子·公孟》说:“颂诗三百,弦诗三百,歌诗三百,舞诗三百。”意谓《诗》三百余篇,均可诵咏、用乐器演奏、歌唱、伴舞。《史记·孔子世家》又说:“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之音。”这些说法虽或尚可探究,但《诗经》在古代与音乐和舞蹈关系密切,是无疑的。《风》、《雅》、《颂》三部分的划分,就是依据音乐的不同。《风》是相对于“王畿”——周王朝直接统治地区——而言的、带有地方色彩的音乐,十五《国风》就是十五个地方的土风歌谣。其地域,除《周南》、《召南》产生于江、汉、汝水一带外,均产生于从陕西到山东的黄河流域。雅是“王畿”之乐,这个地区周人称之为“夏”,“雅”和“夏”古代通用。雅又有“正”的意思,当时把王畿之乐看作是正声——典的音乐。《大雅》、《小雅》之分,众说不同,大约其音乐特点和应用场合都有些区别。《颂》是专门用于宗庙祭祀的音乐。《毛诗序》说:“颂者美盛德之形容,以其成功告于神明者也。”这是颂的含义和用途。王国维说:“颂之声较风、雅为缓。”(《说周颂》)这是其音乐的特点。周代民歌是《诗经》的精华,也是中国学的起点。《诗经》在体裁、表现技巧和结构形式方面,对于后世学具有显著影响。这里,最为人们所称道的是:“比、兴、赋”写作手法。所谓“赋”,就是直接地叙述或描写,直接地表现事物或抒发感情。因为“赋”是学作品中最一般、最常用的手法,所以通常不被研究诗或创作诗的人所看重。这种手法,在《诗经》中得到充分运用。这大概是《诗经》来源于劳动者的缘故吧?所谓“比”,就是比喻、比拟、比方。可以以物比人,以人比物,或者以物比物。“比”可以加强语言的实感性和形象性。这种手法,在《诗经》的民歌部分最为普遍。所谓“兴”,是感物生情、触景生情、借物表达情感,是一种联想的形象思维方法。通常是开篇先写自然景物或者描述自身的活动,用以引出下面的诗。一类是兴句与正无关,

只起到渲染气氛的作用;再一关是与正相关,衬托正的主题。《诗经》中的民歌,成功地运用了“兴”的表现手法,从而加强了作品的艺术性。《诗经》以四言为主,兼有杂言。在结构上多采用重章叠句的形式加强抒情效果。每一章只变换几个字,却能收到回旋跌宕的艺术效果。在语言上多采用双声叠韵、叠字连绵词来状物、拟声、穷貌。“以少总多,情貌无遗”。此外 ,《诗经》在押韵上有的句句押韵,有的隔句押韵,有的一韵到底,有的中途转韵,现代诗歌的用韵规律在《诗经》中几乎都已经具备了。我欣赏诗经的句子,它们犹如嘴尖跳动的珠子,轻盈透亮而唯美纯净,如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诗经·国风·周南·桃夭》,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诗经·国风·王风·采葛》,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诗经·国风·郑风·子衿》,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诗经·国风·卫风·木瓜》,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诗经·国风·邶风·击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国风·秦风》。

结尾

在五千年的华夏明灿烂长卷中,语言生动、意境悠远、音律优美和谐的古典诗歌,如同一条横亘于古今之间的河流,而诗经就是这条河流的源头。青草可以编出献给爱人的“钻戒”,桑叶可以承载心的颂词,水之湄长满叫幸福的檀木,随意劈几棵盖起来的,就是温暖的爱巢。女人采薇、采桑也采摘漫过春天河面的爱情,男人狩猎、守着呦呦鹿鸣也狩猎着“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时的美丽女子。《诗经》里原始的爱与恨的表达让人一咏三叹。作为中国第一部诗集,《诗经》以其丰富的生活内容、广泛的创作题材,向我们展示了周化乃至远古社会的历史风貌。从《诗经》的祭祖诗中,我们看到西周统治者祖先创业建国的英雄业绩;从农事诗中,看到了在农业生产中辛勤地劳作的农奴;从战争徭役诗中,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役夫征人;从士大夫政治讽刺诗中,看到那些关心国家时政的优秀人物,从婚姻爱情诗中,看到了周人婚姻的礼俗;从其他诗篇中,我们也看到周代社会各种各样的民俗风情。它是中国上古化一部形象化的历史,从远古到周代社会的化积淀。不读《诗经》,简直无法想象这片土地上曾经发生过那些事情。耕种、狩猎、婚嫁、祭祀、园艺、兵役等这些人类一代又一代流传的生活方式,穿越千年,在《诗经》中尽现。《诗经》总能把我们带回农耕的年代,仿佛置身于鸡犬之声相闻的村庄。淑女与君子,艄公与过客,母亲与女儿,乃至时光与记忆,隔着同样一条河遥遥相望。此岸是高楼广厦、灯火通明的都市,而彼岸有采薇的村姑、祈雨的仪式、以及以渔猎为生的星罗棋布的部落。

参考书目:余冠英:《诗经选》,人民学出版社1956年版。

第五篇:《诗经》读书报告

《诗经》读书报告

世俗浮躁,寻一份心灵的宁静,抛却时空的距离,与先哲一次次产生心灵的碰撞;浮生依旧,携一卷永恒的《诗经》,且行且歌,回归最初的美,与人性的最真完美邂逅。有幸品味《诗经》,在泛黄的书卷中领略那段历史,读懂那些人、那些事,挖掘人性最深处的纯真,灵魂,在一次次地被涤荡中慢慢升华、涅槃。我想,再也没有哪一种东西,可以像《诗经》这样可以引起我们强烈的共鸣与感动,一旦进入,便是长长久久的沉醉。一段时间的研读《诗经》,才渐渐明白,枯燥的字丝毫掩盖不了它永恒的魅力,晦涩的语义阻挡不了经典的力量。我们读《诗经》,绝不仅仅是去研读一段历史,了解一种风俗,而是要在那些字的渗透中去听、去看、去感受那一份最原始的人性,回归于最初的美。

作为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收入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05篇,故又称《诗三百》。先秦称为《诗》,或取其整数称《诗三百》。西汉时又被尊为儒家经典,始称《诗经》,并沿用至今按用途和音乐分“风、雅、颂”三部分,其主要表现手法是赋、比、兴,与风、雅、颂合称“六义”。简单的手法,质朴的语言,将一个时代的更迭,完整地呈现在了后人的面前,时间创造般地加深了这份韵味。因为有了时间的距离,古诗里的字句,才幻化成水底的珊瑚,美丽而持久。古诗如酒,存放得久了,也便经历了一场美妙的发酵,留给后人慢慢品尝。

一、唯美的爱情观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

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幽幽河畔边,碧色的芦苇苍苍茫茫,一望无际,已然是临近深秋,白露渐渐凝结成霜,皎洁无瑕。纯真的爱情,牵动着无羁的思念,恋人的心,永远地牵挂着对方的一切,无论何时何地,从未改变,即使道路坎坷,也会坚守到底。思念是一条河,河水潺潺,将丝丝缕缕的思念带向远方,流水的尽头,是亲爱的恋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美的诗,令人羡慕的意境,生命本就该如此。不求富贵荣华,功名显赫,但求一人真心,白首永不相离!唯美的爱情观,古代先民,用人性最真实的朴实与坚贞,憧憬着自己的美爱情,他们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了,即便再难,也会一如既往地坚持。“我心匪石,不可转也;我心匪席,不可卷也。”我的心不是石亦不是席,石可转而心不可转,席可卷而心不可卷,美丽女子执着于爱情,不离不弃,同为芸芸众生的我们,又是否能够做到呢?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掀开《诗经》的第一页,正是那条亘古不变的河,带我走进了诗经的天堂。这是一条没有名字的河,记载了古老的爱情与农事,两千年前的浪花溅湿我日渐格式化的都市皮鞋。谁曾经贴着水面行走,并且歌笑歌哭?淑女与君子,艄公与过客,母亲与儿女,乃至时光与记忆,隔着同样一条河遥遥相望,构成周而复始的白昼和黑夜。如今,它又借助单薄的纸张间断了祖先的吟唱与(我们一定会做的更w..com)后辈的倾听。就像一条人间的银河,此岸是高楼广厦,齿轮与车辆,灯火通明的都市,而彼岸呢,彼岸有采薇的村姑、祈雨的礼仪,以及以渔猎为生的星罗棋布的部落……我们渴望着回到银河的那边,像先辈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渴望着一身轻衣,一双木屐,一副斗笠,漫步在先秦的

那条河,和着习习微风,夹杂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走下去……

二、质朴的才是最真的

在这部边缘泛黄的典籍里呼吸的男女居民,是幸运的,因为他们生活在离造物主最近的地方,门前的原野、山峦、岩石,无一不是造物主最原始的作品。只有阡陌属于自己,于是那些手摇木铎的采诗官奔走于阡陌之上,聆听着大自然苍老的声音和人类年轻的声音,充满感恩的心情。村野气十足的《诗经》象征着一个时代,民族的时代,那也是人类咿呀学语、蹒跚学步的时代。在大自然的露天课堂里,稚气未脱的书声琅琅。连盲都可能成为真诚的歌手——只要他们用心灵读懂造物主手中的无字天书。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些目睹造物主的指纹而成长的无名诗人,在平凡的劳动、情爱、游猎中获得神秘的智慧。和这些诗兴大发的自然之子相比,我们是苍白的,一生所触及的仅仅是书本、墙壁、道德以及间接的经验。今天的世界已经是被修改了的原稿。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我们很难发现上帝的手迹——灵感的花朵,因为贫血而枯萎,而失去了天真。我们无法回到《诗经》的时代,男耕女织的时代,或者说我们无法恢复古人的那份单纯与天真。那简直堪称人类的童年,所以《诗经》里回荡着银铃般灿烂的童音,无法模仿。在充斥着欲望、高音喇叭的现实中,这属于天籁了。做天籁的听众,是幸福的。古人以纠缠的音乐的旋律结绳记事,那粗糙的双手搓出来的牧歌,鞭挞着我们世故的灵魂:该往何处去放牧自己失落的童心呢?我一向两手空空,一无所有,丧失了原始的浪漫与激情,《诗经》里的那条河,已经流淌两千多年了,沿岸有数不清的读者,饮水思源。但是,这条民间的河流,

让我们依然可以在滚滚凡尘中留得心灵的最后一方净土,最起码,遥望着河对岸的明,我们会产生那样的一种冲动,一种来自内心最深处的野性的呼唤,告诉我们沿着那条《诗经》的河流,去寻找彼岸的明,让灵魂涤荡千年。

三、让经典永恒

一部书,要想成为绝唱,就必须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诗经》便是如此,流传千年,依旧不变最初的颜色,总是能够让人在心里产生久久的共鸣。纵观现实的世界,每个人都在背着枷锁前进,或倾心于追名逐利,或陶醉于尔虞我诈,却依旧不曾想过减负。还给心灵一份宁静吧!《诗经》总能在不经意间,还原人性最深处的最美。因为,经典的力量是永恒的,我很幸运,能够携一卷《诗经》,徜徉于浮世中,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本文来源:http://www.dvaliu.com/show-103-1594-1.html

推荐内容